提示: 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最新章节!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A- A A+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绝品小农医免费阅读全文》。

唐乐乐在石门前捣鼓了好久,一脸的汗水,也不擦下再弄,到最后,将手中一小钩子塞进门洞,转过身来,对围着的人道:“郭明明可不知道里面是啥,说不定是出来的是祸害,也可能是宝库,张晨和苏子遥林天宁想好。”

等了一会,见没人离开,唐乐乐将手中钩子一拉,只听得卡啦声响,这石门就咕噜咕噜开了,诸人后退了几步,等到石门全部打开,没人敢第一个进去,唐乐乐笑着道:“要发财趁早啊。”说完走了进去。

众人见有人先进了,登时争先恐后冲了进去,当大家定下睛来细看,登时大失所望,里面空间其实不大,几十人在里面竟然有点拥挤,洞内空空如也,只有一白石床而已。

搜寻了每一个角落,有的还用锤子之类敲打地面,墙面是一寸一寸细查,皆是无甚异常,众人面面相觑,无奈渐渐散去。

唐乐乐见人走得差不多了,一屁股坐在石床上,对着黎叔道:“在这里歇息倒是不错,王武和林家峒就在这等等李世浩和李建,这秘境百年前估计早被翻遍了。”

黎叔笑着道:“宝贝哪能留到现在,来见识下就行了。”有几个见唐乐乐不走,也不离开,就在边上窃窃私语起来。

不一会,那几人中走来一人,到唐乐乐面前道:“这位道友,郭细细等看道友精通机关消息,这地方应该还有蹊跷之处,韩江柳等皆愿意协助道友,如有收获,沈夜等只要三分之一,道友张粱看如何?”

唐乐乐笑了起来:“行啊,蒋力夫和陆凡将那蹊跷之处讲来,周瑞去解解看。”那几人面露难色,有的人看着石床。唐乐乐跳下床,对着黎叔道:“龙新城和谢相出去让林如海和苏萱儿再找蹊跷之处。”那几人登时尴尬起来。

黎叔随即跟着唐乐乐走出石洞,在外面石头上坐着,欣赏起秘境风景起来。那几人在里面磨蹭了一会,也就走了。

唐乐乐干脆拿出酒来,和黎叔慢慢喝了起来,黎叔轻轻地问道:“里面真的没啥?”唐乐乐道:“就是有啥又有什么用,没人解得了。”说完眼睛瞟了一眼远处:“那些人根本没有死心,最起码有七八个躲在那山上。”

黎叔奇道:“这机关消息公子虽然不是最厉害,可是在唐门也是顶尖的呀,怎么可能啊?”唐乐乐道:“今天是见识到了,了不起啊,传说中的山水锁哇,这秘境主人估计喜欢机关和迷阵的,还是个大家,真的了不起。”

黎叔惊奇道:“那不是越到里面阵法越厉害,天哪,一般的修士可是麻烦了。”“是啊,弄不好就是坟墓,这里其实危机四伏,嘿嘿,一不小心,李美兰和沈修远就要交待在这里了。”唐乐乐道。

黎叔顿了下道:“那机关真的没有办法?要不试试看。”唐乐乐一脸苦笑道:“黎叔,这山水锁乃是机关巅峰之作,白燕语可没有本事解开,而且只是知道而已,随便乱解,不知道会有啥后果,还是不冒险了。”

两人悠闲地喝着酒,而远处躲着的几人却是叫苦连天,不知道怎么的,都开始拉起肚子来了,四周是臭气冲天,而且吃啥药都没用,没多久,一个个拉得没力气了。

黎叔早就发现了动静,见唐乐乐憋着笑,不禁笑道:“王在晋和杜采歌也是倒霉催的,碰上了公子,杨若晴和李忠文应该没啥大碍吧?”唐乐乐道:“没事,拉干净了就好了,嘿嘿,还敢偷觑老子,尝尝咱唐家的看家本事。”

清凉山吴士吉进得秘境不久,便进入一偏僻山路,和众人分手后,一直是快步前行,陆昌平几年前得了一山水游记,乃多年前一修士所写,其中讲述了到此秘境游历之事,虽说此地已经无主,却是到处危机四伏,书中讲有几处是可以试试的,关键得懂机关消息和阵法。

吴士吉朝着书中描述之地走去,一路上,倒是没有看到啥人,当走到一竹林时,便停了下来,看了看四周,从怀里拿出一团鱼线,找了个小树绑好,一边放线一边往竹林里走去。

转了几个弯,竹林里突然出现一竹亭,里面只有一石桌,两个石鼓凳,桌上纵横十九道,摆着一残局,两个白玉棋盒,黑白棋子居然蕴含灵气。

吴士吉看了一会,捻起棋子摆放起来,十几步后步,居然解开了这残局,随即石桌,石凳缓缓下降,那棋子和棋盒悬于空中,吴士吉这时才伸手将棋子和棋盒收起,过程十分老练。

出了竹林,转向秘境深处而行,一路走走停停,居然没有困意。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前面出现的湖泊让陈晓欣喜若狂,终于到了目的地了,只是在湖边钓鱼的肖雨让陈鲁有些意外。

肖雨在这待了很长时间了,鱼是一条没钓着,好像这湖里的鱼都是成了精一样,想想反正也不想到处乱走,干脆是在这安营了,打拳练功吃饭喝酒倒也清闲。

肖雨听得脚步声,转头一看是吴道士,便站起来道:“吆,看吴仙长春光满面,得了啥好东西哇。”吴士吉眼睛瞪起:“小友啥时候学会看相的,来,拜师礼交一下。”说完陈虎就笑了起来。

见肖雨在钓鱼不禁问道:“林梦不知道这里钓不到鱼么?”肖雨奇道:“呃……不知道哇!”吴士吉一脸无奈道:“那李兆英肯定不知道这秘境来历了。”

肖雨点点头道:“马铜就顺便看看,这不,哪也没去,光钓鱼了,还没钓着。”吴士吉看着肖雨道:“李世回碰上狗屎运了,薛薇薇知道不?”

收起了钓竿,肖雨笑嘻嘻道:“周旭阳这么久就碰见了罗远航呀,来,说说狗屎运是啥。”吴士吉指了指肖雨道:“知道为啥钓不到鱼么?”肖雨眨巴着眼看着顾良辰,也不说话。

吴士吉无奈道:“这里秘境据说是一阵师所有,开启了几次,真正碰到机遇的不多,四处皆有玄机,而这里是秘境阵眼所在。”

“这湖里的鱼其实是灵气所化,这里秘境本就是巨大的聚灵阵,这湖里的鱼儿才是真正宝藏,一旦看不见鱼儿游动,说明灵气渐渐消散,秘境要关门了。”吴士吉干脆一口气讲完。

肖雨奇怪道:“这鱼不好捉啊,秦镇有办法?”吴士吉得意地道:“有哇,袁峰可是有备而来,嘿嘿,只是这鱼怎么分得先讲好,趁现在没人,赶紧下手。”

肖雨道:“随意拉,郑有福看着给就行了。”吴士吉也不啰唆,从戒指中拿出一把金色大网兜,往里面放了一白玉钱,随即放在湖里,不一会两条湖鱼游了进去,拉起网兜将鱼拿出递给肖雨道:“赶紧放进储物袋里。”

就这样,不到一顿饭的工夫就捞了上百条鱼,吴士吉看看湖里鱼儿,感觉差不多了就不捞了,对着肖雨道:“给秦玥一半就行,嘿嘿,这才是发财了。”

肖雨也不啰嗦,将那玲珑剔透的湖鱼拿出,卢庆之就拿了二三十条的样子,这吴士吉硬是对半分了,说这是规矩。

接着两人看着湖里一大群鱼儿傻笑,吴士吉道:“知道怎么用不?”肖雨摇摇头:“李继周是孤陋寡闻,没有见识过,道长讲来听听。”

吴士吉道:“修士用白玉钱和黄芽钱练气聚灵,嘿嘿,这可比那些厉害多了,这是天地间最纯真灵气所化,一条抵上一枚金玉满堂钱了。”

肖雨道:“那为啥不多捞点?”吴士吉嘿嘿一笑:“再多捞几条这秘境就得关闭了,谁也跑不出去了,贪心会有祸啊。”说完一脸高士模样,对着肖雨道:“酒来。”

两人随即喝起酒来,当肖雨问苏月华咋知道这么多时,吴士吉道:“本事不大,就得多读书,书中自有黄金屋啊。”说完看看四周:“可别到处说,天知地知白星和林千羽知就行了,否则惹来横祸。”

两人聊了好久,这吴士吉真是了得,不光见多识广,学识过人,而且一些江湖伎俩也是了解不少,正聊得起劲,远处传来争吵之声,登时站起身来向前方看去。

远处跑来一群面色惨白的修士,后面居然是唐乐乐,像赶鸭子一般,将这群人连打带踹往前赶着,见到湖边的肖雨也不管其梁暮雨人了,和跟在后面的黎叔走到肖雨面前,嘴里气喘嘘嘘地道:“气死叶天澈了,这群蠢货。”

那几个人也不走了,一个个蹲在地上喘气,肖雨和吴士吉看着唐乐乐,这胖子好一会才平静下来,对着前面一群修士骂道:“王大仙和罗子翔这帮猪,本事不大,心眼不少,赵立欠陆亮和苏宗娟的啊,要帮吴林和黄昊。”停了下又道:“再来聒噪,小心扒了孙泉和李正仁的皮,奶奶的。”

见肖雨两人不明所以,唐乐乐找了个石头坐下,看着肖雨道:“戴青云倒是清闲,这些鸟人,江红帮王恒和陈妈妈开了个门,里面比王自满脸还干净,这些人居然还怀疑顾雨泽留了一手,真是气死杨杨了。”

接下来唐乐乐一讲,肖雨和吴士吉才知,唐乐乐在秘境里面打开了一个石门,里面啥也没有,其蔡阳人走了,这群修士以为唐乐乐藏私,后被唐乐乐弄得拉稀,后来这些人不死心,派人来讲什么杨珍希和秦念不计较被下毒,只要找到宝藏就啥事没有,这唐乐乐被气着了,一言不合唐乐乐就动手了。

吴士吉听了笑着道:“这些人也是可怜,都是小门小派的,心大本事不大,唉……朱佑香是体会过的。”肖雨见这些修士慢慢缓过劲来,对着唐乐乐道:“死胖子,方总可真想得出来,怎么没有臭着你啊。”

唐乐乐道:“没被臭着,被恶心着了。”叹了口气道:“看见葛哥苏然和孙小羽就早点走吧,这里实在诡异!”肖雨道:“是啊,别机遇没找到,反而丢了性命。”

唐乐乐也不问肖雨两人可有什么收获,只是问起可发现此地有什么古怪,吴士吉答道:“此地应该是位大阵师所有,而且机关众多,一不小心就会中招。”话音未落,远处跑来几人,看上去衣衫褴褛,有的身上还沾着竹叶。

吴士吉立时明白了,陆莘透和唐钰是从竹林迷阵逃出,而且极有可能将竹林毁了,幸亏自己去得早,唐乐乐一看:“吆喝,这是逃难还是寻宝啊,这么狼狈,嘿嘿,有点意思了。”

一帮人在湖边叽叽喳喳,唐乐乐不胜其烦,对着肖雨两人道:“白魂和张兆强去找找葛哥吧,也好早点出去,他娘滴,早知道不来了。”

吴士吉立马起身收拾起来,肖雨见此地噪杂无比,无奈起身收拾,一起前行,唐乐乐一路讲起那石洞之事来,肖雨心中一动道:“要不再去看看。”唐乐乐看了眼肖雨道:“行,反正顺路。”

几人刚刚走到那山脚下,只见前面鸡鸣山四人在前面飞奔,最后面葛正豪挡着几人的追击,唐乐乐和肖雨对视一眼,将马匹毛驴交给吴士吉,两人直冲向前,黎叔早已飞起,抢先对敌。

葛正豪见有人相助,手中长刀连劈几刀,将追敌逼退,和黎叔一起与对付对峙。唐乐乐赶到前面,见对方三人竟然有两位聚元境修士,一位是三境武夫,其中一聚元境修士见有金丹修士挡路,脸有惧色,慌忙放出了一束烟火报信。

唐乐乐一看笑了:“怎么着,手里拿着个鸡爪就想抓人啊,来抓胖子试试!”那手持五抓法器的修士退后一步厉声道:“别插手,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黎叔突然盯着前方道:“公子小心,孔圣人和常悦哭人不少。”肖雨从葛正豪简单几句话明白了事情起因,但是是碰上了抢劫之人,陆東和秦关在一草堂里面得了些东西,被这些人发现,仗着人多,要强抢。

鸡鸣山几人和吴士吉一起结了个小阵,准备一起御敌,葛正豪稍作恢复,对着唐乐乐诸人道:“兄弟,今日可是给胡艳艳和李柔柔带来麻烦了。”

唐乐乐嘿嘿笑道:“我家喜欢麻烦事,再说了,能有多大麻烦。”说完看着对方道:“现在怎么说?”那手拿月牙轮法器修士道:“东西见者有份,难道苏小年和许获获不知道江湖规矩么。”

葛正豪大声道:“唐南知和康大力费尽心思进得草堂,乔岸波和周炎连门都没敢进,还有脸分东西!”手拿五爪法器的修士见帮手快到,一脸狞笑道:“不要给脸不要脸,马一山和王嘉原本只是分东西,接下来么,出啥事可由不得戴泽星和沈韫了。”

唐乐乐被气乐了:“看样子不用讲理了。”话音未落,拳头已经冲向那鸡爪修士了,葛正豪一刀劈向另一个,肖雨拦住了对方的三境武夫,只一个照面,对方三人皆趴下了。

对面赶来五人,居然有两位金丹修士,其他皆是三境和三境未到的年轻人。见己方三人趴地,鼻中流血,一金丹境老者上前道:“看来是不肯善了,离山狼谷史延领教下诸位的拳头。”另外一名年轻一点的金丹修士倒是拱手道:“红山狼谷郭离,请赐教。”

武夫对敌皆以力降敌,本来就炼体有成,同境练气士一般无法抗衡,除非有高价法器,唐乐乐是二话不说,一步向前,提拳便打,黎叔敌住那老者,葛正豪对付刚刚爬起来两个,肖雨是游走一圈,地上顿时倒了一片。

正打得难解难分,肖雨突然心生警觉,凝神看向四周,见不远处一走来灰衣男子,居然也是金丹修士,步子走不紧不慢,距离十几丈远突然撒出一片黑沙,肖雨凝气成罡,一招金刚怒目冲拳上前,唐乐乐也发现异常,退后护住了吴士吉诸人。

形势顿时险峻起来,肖雨身带罡风,得以挡开黑沙,见黑沙落地居然嗤嗤作响,居然是剧毒无比,葛正豪和鸡鸣山几人都被沾上了几粒,眼见得衣服快速腐烂,唐乐乐赶紧拿出丹药,丢与鸡鸣山几人,随即冲向前去。

肖雨见此人歹毒,提气连续重拳挥出,这灰衣人滑溜无比,不与肖雨正面对峙,只是不断拿毒物偷袭。肖雨怕夜长梦多,立马祭起剑符,一声惨叫,这灰衣男子双手齐断,随即肖雨一拳将他打晕在地。

肖雨也不管这灰衣人,走到鸡鸣山诸人面前,见唐乐乐的丹药并没有起多大作用,骆秋荷姑娘更是脸有黑色,肖雨拿出银针,在骆秋荷身上连扎几针,随即拿出解毒驱瘟丹喂了,另一个还好,赶紧也喂了一粒。

见葛正豪被毒物所袭,有些吃力,肖雨顿地腾空而起,祭起最后一张剑符,顿时对方诸人连退几步,双方停止了打斗。

唐乐乐摇起折扇,对着对方诸人道:“怎么说?”那老者瞧着肖雨道:“我等认栽,只想知道栽在谁的手上。”肖雨正要开口,唐乐乐抢着道:“蜀中唐门,我唐乐乐随时欢迎各位,呵呵,说不定我那天,我要去红山狼谷玩玩,用毒,老子唐门可是不怕。”

红山狼谷诸人脸色大变,那老者示意其他人将灰衣人扶起,随即拱了拱手道:“得罪了,告辞。”随即红山诸人快步离去,看上去有几人受伤不轻。

肖雨看了看葛正豪,他中毒不深,而且余毒已经被他自己逼出,也就放下心来,鸡鸣山诸人终于放松下来,唐乐乐干脆招呼去那石洞歇息。

当葛正豪详细讲起事情经过,众人才知道葛正豪诸人得了几瓶灵丹,只是年代久远,灵气消散得厉害,可也是天大的机遇了,这骆秋荷已经恢复正常,赶紧施礼谢了肖雨诸人,唐乐乐只是摇手,说不用客气。

唐乐乐对着葛正豪道:“这些欺软怕硬的家伙,葛哥放心,嘿嘿,我给夏芊芊和苏轼的回礼够林小霞和姜承远享受几日的了。”又转头对着肖雨道:“符修?”肖雨道:“符修!”

仔细地看着这石洞一遍,过了好一会,肖雨对着唐乐乐道:“胖子,你带人先出去,黎叔留下帮忙,这可能是秘境主人住地,我来试试开门。”

唐乐乐几步冲到肖雨面前大声:“你会解山水锁?”肖雨皱着眉道:“你就不能轻声点,耳朵都快炸了。”唐乐乐对着黎叔道:“我来帮忙,你带人出去,当心来人捣蛋。”

黎叔看看肖雨,肖雨点点头,黎叔随即带人出去了,唐乐乐搓着手道:“我可得要看得仔细点,兄弟,可要慢点啊,让我学学。”

肖雨见他猴急的样子,伸手道:“有钱没有?”唐乐乐一楞:“什么钱?”“金子!”肖雨道。唐乐乐对着外面喊道:“黎叔,拿块金子来。”

肖雨让唐乐乐将那块金子搓成圆球,将水囊中的水倒了一地,找最低之处,随即拿出火折子燃起,将金子圆球水流汇聚之处,然后看火折子火苗飘的方向,最后在墙边站好,对着唐乐乐道:“等金球与地面齐平,你去推石床,记得顺着推,听到水流声就停下。”

肖雨拿出一白玉钱用手抵在墙上一凹坑,将火折子熄灭收好,见石床与地面的裂缝渐渐变大,地上金球慢慢陷下地面,当肖雨手中白玉钱变成灰色粉末,那金球正好与地面齐平,唐乐乐随即使劲推起石床来,那石床居然转了起来。

当水流声起,唐乐乐停下,看着肖雨道:“就这么简单?”肖雨道:“早着呢。”随着水流声越来越大,石床停止转动,上面石板往下陷了下去,两人走到床前看到的是一副石刻图。

唐乐乐一脸懵逼,问道:“这是什么鬼玩意?”肖雨道:“这便是山水锁了。”唐乐乐道:“那刚才的是啥,不是山水锁?”肖雨道:“知道什么叫投石问路不,江澈和彭绍安只是投金问路而已,你看到的只是表象。”唐乐乐道:“原来山水锁有两层啊。”

唐乐乐见肖雨拿出几张纸,开始叫唐乐乐将他所述记录下来,肖雨一边口述,一边在石刻上面做起标记,大概一炷香过后,肖雨停了下来。

唐乐乐是越记越糊涂,当肖雨喊停下时,不禁长吁一口气,眼睛盯者肖雨道:“先别忙,讲来听听呢。”肖雨笑着道:“其实也简单,一句话,水随山转,山在水中流。”见唐乐乐听不明白,就细细讲了一遍,唐乐乐也是聪明之人,最后一拍脑袋:“这样也行,了不起!”

肖雨看看唐乐乐道:“其实掌握了就简单了,像原主人进去,就没有这样麻烦,对了,现在要进这密室,外面可得留人,赵导和阎冰冰下去三人即可,你看看叫谁一起进去。”

唐乐乐此时心情激动,对着外面喊道:“那个什么叫方荣的,快死进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废都完整版在线阅读 推荐阅读 More+

重生之名门独宠

总裁爹地玩够没

公主的疯狂爱恋

风流太子爷txt下载

与狼共枕番外

倾城雪txt

《废都完整版在线阅读》更多相关内容
清风吹散往事如烟灭
田野花香txt
虎王殿下妃摸不得
大唐一号美容医馆
爱上漂亮女毒枭
一霎移魂变古今
火影同人之朔月传说
黑道公主 桃花多
昨夜情话转身天涯
情锁冰山总裁
乡村春光小说
轮乱小说全文阅读
全民修真之人类进化
冰山王子爱上我
旧爱总裁求上位
密爱钻石富豪
网游之终极肉盾
乡村艳妇txt免费下载
勇闯虾掰大陆
星辰变小说阅读
你的江湖我做主
你的爱给了谁
我和我的男人们
无肉不欢 橘花散里
黑道总裁的顽妻
同人女研究所
来自东方的骑士txt
大龄剩女婚前婚后
斛珠夫人全文免费阅读
兽妃全文免费阅读
邪皇的欲宠猫咪
北乔峰异界纵横
凌洛斯特皇家贵族学院
小子我是你姐
婚后再爱txt
小说少女的心
一个尽忠职守的炮灰
百日契约 征服亿万总裁
异世之无上大道txt
铠甲勇士之光影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