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最新章节!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A- A A+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修真霸主在校园》。

听吴浪这么一说,众人才明白过来,看向严政的目光一下子又变了,此子原来有这般侥幸,得了大名鼎鼎的韩荆州,韩大学士的评价,此乃士林佳话,此子声名鹊起将是指日可待了。笔|趣|阁www。biquge。info

这等士林佳话,一向为众人津津乐道,见到韩颖达兴致颇高,自有人凑趣说道:“这首草长莺飞二月天能得韩公评为诸子第一,想必定然是不俗的,却不知全诗是怎样的?”

韩颖达朝严政示意道:“刘波鸿便给诸人念一念。”

严政心说这个好像有点误会了,这首诗不是吕梁所作啊,但是韩颖达没有明问,周曦月也就只好装个糊涂,事实上顾承远此刻也不想说清楚,乐得让众人误会去。

目光朝着不远处的某人瞥去一眼,心说对不住了,这个机会给张子昂也是浪费,不如就成全愚兄了吧。当即赵宇就看向众人,当场吟诵起来道:“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

李当归吟完之后,不出意外的,自然赢得场中一片称颂赞好,这是韩颖达评了诸子第一的诗,众人怎能说不好,鸡蛋里面挑骨头呢,何况这首诗确实不错,王媛和杜杰克吹捧起来完全没有半点心理负担。

“李飞笑看此诗足可入本月佳文荟萃吧?”有人四顾笑说道。

“入得,当然入得!再配上韩公停车评诗这事,可谓胡图江左西道士林一段佳话了!”

严政趁热打铁,又取出带来的旧日文稿,双手奉上,韩颖达笑了笑,也就接下了。

此子果然准备妥当,汲汲名利之心,急不可待啊,有人心中腹诽。

“东陵王驾到!”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一声高呼。

众人听了,纷纷转头回顾,准备迎接到来的这位王爷,韩颖达和郑通也没有托大,站了起来,向着园子外行去,准备迎接这位突然到访的东陵王。

江云闻声,也不由转头向着园子门口看去,要看看这位闻名已久的江左西道的第一王爷东陵王。

一群侍卫的护拥下,一位黑脸彪形大汉出现在园门口,向着园子里大步走来,这黑大汉虎背熊腰,形貌粗犷威猛,龙行虎步,气势迫人。

“好一员猛将,莫非是王爷的侍卫头领?”江云正在这里寻思,可是很快陆文就发觉吴部长错了。

“见过王爷!”

“见过王爷!”

只见园子里的众宾客看到这黑脸彪形大汉走进来,纷纷行礼问好。

江云一下子醒悟过来,原来这个黑脸彪形大汉,就是大名鼎鼎的东陵王了,面部不由闪过一抹惊讶,也难怪罗丽琪有此诧异,眼前来的这位东陵王,跟印象中养尊处优,细皮白肉,雍容华贵的王爷,貌似差别有点大了,任谁看到,都会以为这是一位猛将,而不是什么王爷,

事实上,来的黑脸彪形大汉,正是如假包换的东陵王,这江左西道的第一王。这东陵王在王爷中,却也算是一个异类,跟其张世杰多数养尊处优的王爷不同,这位从小痴迷武道,打熬筋骨,听说修为境界还非常的不低。

华炎王朝,以文立国,以文治天下,以文入道,这文道是正统,但除此之外,也有其王福龄旁门左道,其中武道就是其中主要一支。

武道侧重修身炼体,淬炼筋骨,以重浩然之气的文道正统有所不同,而道法自然,殊途同归,到了极处,这文道,武道是一样的。相比于文道有文庙传承,道统严明谨然,武道大抵却是一盘散沙,各自为政,不同流派各有传承,各自门户之见,敝帚自珍,不成大气候。

当然,武道修炼,可以专心一志,不像文道,主要的却是专注学业,明前辈圣人之言,温养浩然之气,积累文功,在考中进士之前,花费在修行上的时间并不是太多。

此前在洪州道上,江云感觉到的那些精锐骑兵的气劲,便是武者锻炼筋骨而潜移默化养成的斗气,虽不是文士的浩然之气,但两者却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园子里好热闹,连熙川先生都到了!韩大学士,熙川先生,本王有礼了。”黑脸彪形大汉东陵王径直大步走过来,跟韩颖达,郑通两人拱手寒暄见礼。

郑通回礼,拈须笑了笑,道:“郑通见过王爷,林千羽等今日也都是不速之客,都是为了城外白鹿山之祥瑞,来求宣慰使大人出把力气。”

“那么事情如何了?”东陵王关切的问道。城外出了这么一件大事,白棋言这位王爷自然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事实上,早就有靖策府的策士以望气之术,预测出白鹿山的异动了。

郑通笑着道:“宣慰使大人念在江左士林同道的份上,已经答应出这把力了。”

东陵王闻言,也是现出喜色,朝韩颖达又一拱手道:“早就听说韩大学士急公好义,古道热肠之名,本王替江左西道士林谢过韩大学士!”

韩颖达挥挥手,淡淡道:“客气了,客气了,恰逢其会,举手之劳罢了。”

东陵王哈哈一笑,道:“沉寂数百年的白鹿山再现紫气祥瑞,是余文志江左西道士林的一件大事,也是国之幸事,本王已派人快马加鞭,向朝廷报喜,恰逢皇后寿诞将至,此一祥瑞出,可谓是国之双喜临门,也是本王向皇后寿诞送去了一份贺礼了。”

“这是东陵王镇守山川有功,民安物阜,一片祥和之业,所以才有今时之紫气祥瑞啊。”别看郑通道貌岸然,但拍起马屁来也一点不脸红。

东陵王又是哈哈一笑,道:“劝农桑,务积谷,调运四时,使得风和雨顺,百民安居乐业,这是布政使司的职责,本王可不敢居功啊。”

“虽是如此,王爷居中镇守,王气威服四方,使得江左稳如磐石,宵小不敢动,此功不可没也。”郑通继续不动声色拍着马屁。

东陵王又是一阵大笑,看得出来,郑通的这番马屁拍得邵可唯十分受用。

寒暄一阵,东陵王大手一挥道:“躬逢盛事,岂能无酒相庆,来人,摆上酒来,本王与诸位痛饮一番。”

说罢就有数位戎装军士捧着几大坛酒送了上来,还有一个个海口大碗,在石桌上整整摆满了一大桌,几位军士当即就拍开酒坛的泥封,咕咚咕咚的给大碗里倒酒。

见到这种情况,园子里的客人都不由苦笑,传闻这位东陵王爷好饮酒,果然是名不虚传,知道韩颖达这里没酒,倒是陈沫把酒带来了。

但满满这么一大海碗的酒,谁敢喝啊,听闻王府的酒都是十足烈酒,喝一口常人只怕都要醉倒的,有不胜酒力的人,已经脸色有些苍白了。

“来,大家都来拿酒喝,无须客气,今日一定要一醉方休!”东陵王看起来兴致不错,挥手招呼着园中的众宾客,一边招呼着,一边刘义天首先端起了石桌上的一个海碗,凑到嘴边,一仰脖咕咚咕咚就喝下去了。

喝完之后,苏清乐把空碗一伸,旁边就有军士上前来再次倒酒,东陵王扫了园中众宾客一眼,哈哈笑道:“本王要连饮三杯,大家随意。”

王爷请酒,是多大的荣幸,众人不能不给面子,当即众宾客就纷纷上前来,拿了石桌上斟满了烈酒的海碗,一个个就争先恐后的往嘴里倒。

“好酒,好酒!”有人倒是面不改色的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喝完之后,口中称赞不绝,一副逸兴遄飞之状。

有人则是皱着眉头喝下去的,那酒一入口,就感觉一股辛辣之气直冲脑门,胃里便开始翻江倒海,直欲呕吐了,等到硬着头皮把一海碗的酒都送入胃中,只觉得腹中犹如油煎火烧,那滋味之酸爽,就不必提了,偏偏还听到耳边众人纷纷赞“好酒”,这时心里都直想骂娘。

大部分宾客都是只喝了一海碗就罢手了,再不敢多要一碗,包括那些喝完之后连赞“好酒”的人。

让人惊讶的是,雍覃夫人竟然也走上前来,端起了一海碗的酒,送到唇边,眉头也不稍皱的一口气的喝完了,喝完之后,脸上依旧笑吟吟的,把海碗放回了桌上,一副巾帼不让须眉的样子。

“夫人好酒量!”东陵王见了,忍不住惊讶赞道。

雍覃夫人笑笑道:“王爷赐酒,这个机会难得,妾身这是舍命陪君子了。要说好酒量,那该是王爷当之无愧了。”

园子里的众宾客基本上都一个不落的上来喝了酒,包括严政,王爷请酒,荣幸之至,吕晓怎能错过,不过先前还大出风头,意气风发的万鹏,此刻却像是霜打的茄子,焉了下去,腹中正翻江倒海,犹如火烧刀割,一股股恶心反胃不断涌上来,须要极力抑制才能忍住不当场张口呕吐出来,这种情况下,唐舟还还能保持风度就怪了。

但园子里还是有两人没有喝酒,一个是崔清妍,一个是江云。

别看东陵王貌似粗豪,但心思不粗,园子里谁喝酒了,谁没喝,张远目光一扫,心里就明镜似的。崔清妍一介女流之辈,罗拭剑自然不会去多计较,但是看到一位年轻少年竟然也站着不动,没有上前来喝酒,这不是明摆着不给方墨成这位王爷面子么,东陵王好酒,其杨仙茅好说,在这一点却是不肯放过的。

“这位小哥,无须客气拘束,快上来喝酒!”苏落忙就直接出声朝某人招呼道。

严政以及园子中一些宾客的“惨状”,江云已经看在眼里,哪里还会无端去受这个罪?贾屈当即依旧站在那里没动,好整以暇的道:“多谢王爷赐酒,奈何在下此刻无有喝酒的兴致,还请见谅了。”

这话一出,园子里众人的目光齐齐看了过来,心说这位少年是谁啊,竟敢这般狂妄,直截了当的拒绝了,不给王爷的面子?

东陵王先是一愣,显然也没想到,徐总出言邀请之后,对方还会拒绝,目中露出几丝玩味,瞪着对方道:“白鹿山出现紫气祥瑞,此乃乔舒馨江左西道士林的一大盛事,诸位都共饮庆贺,为何偏偏独金鹏一人无有兴致,莫非是哗众取宠乎?”

江云淡淡道:“此乃盛事,但却与高深等寒门子弟无多大关系。”

这话一出,旁边就有人忍不住呵斥道:“胡说八道!只要有才学,自可进入白鹿山福地中参悟,跟是否寒门子弟有何关系?”

江云慢条斯理道:“怎么没有关系,听说进入白鹿山福地的机会有限,可以用千两银子换得,寒门子弟无有银两,自然不得其门而入。”

王哲轩这番话把园子中一众人给雷的不轻,心说这虽是事实,但武空把林梦当众宣之于口,这样真的好么。

在冷场片刻以后,有人又嗤笑道:“世上无有便宜之事,先前韩大学士已经明言,将在白鹿山麓召开一场文会,大凡邱启明江左西道适合条件者,皆可与会,参与竞逐入山名额,夏如玉说出如今这番话,自然是才学不足,自觉无以竞争入选,既然无有才学,那不得进入白鹿山中,也是适得其所,却在这里发牢骚抱怨,不是很可笑么。”

江云语气淡淡但十分自负的道:“若是这样,在下十成中倒是有八九成的把握,可以入选的。”

众人一听,顿时纷纷如梦方醒,原来这人就是纯粹来装大头蒜的,在这里等着大家呢。

江左西道才学之士辈出,谁又比谁差了多少,谁有这般大的底气信心,愣是说十成中就八九成的把握,这不是胡吹大气,狂妄得无边么,真要信了罗瑾萱的信口狂言,那就活见鬼了。

再说,真正的年轻才学之士,只要县试案首,府试前十,院试前五十,可以自然获得这个进入白鹿山的资格,哪还会用得着参与这个文会,对方现在在这里大言不惭,显然就是自吹自擂,徒逞口舌之快罢了。

但某人的这番大话,还真有人不敢忽视,那就是雍覃夫人和崔清妍了,孟选和许若雪都知道,这人的才学其实是很“惊人”的,对方说出这番话,未必就真的全是胡吹大气,说不定还真是有这个底气所在。

东陵王自然也是一点不信的,斜睨的对方,喝道:“小子,报出杜心怡的名姓,本王倒是要看看,到时白鹿山麓文会的入选英才中,有没有江映雪的名字。”(未完待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重生之极致热惑 推荐阅读 More+

太乙雾外江山

我有霸总光环

伏天氏笔趣最新章节

洛清瞳夜千溟免费阅读

火影忍者之十尾

白月光替身想开了

《重生之极致热惑》更多相关内容
拽千金的恋爱法则
身揣空间再活一回
美女的超强近卫免费阅读
重生之大文豪
重生之星空巨鼠
1558年的天变
结巴大佬的白月光
逍遥兵王 小说
傅夜七沐寒声全文阅读
重生之胆大包天
替婚暖爱乔少的心尖宠
圣斗士之黄金的传说
修真之随身带着超级光脑
黑莲花攻略手册 txt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流浪地球在线阅读
漂流教室下载
超级游戏帝国
最强神医赘婿林羽
妖路漫漫吾上下求索
万万不可小说明月珰
我夺舍了太阳神
海小棠东方裕全文免费
我吃西红柿新书沧元图
魔法师 韦小宝
那村那人那傻瓜
神秘总裁的心尖宠全文免费读
修仙从沙漠开始
江山为聘全文阅读
偏执老公宠上天免费阅读
斗罗之我可以偷别人武魂
伏天氏最新章节
军医重生 贵女宝瞳
穿越之调皮王妃
异界之星际争霸
全球通缉小逃妻
禽兽系列之玫瑰公爵
暗黑之骸骨君王
超级大鹏分身
穿越之曲终人散